Zhongzhou send purple micro-bucket depth study lecture Wang Tingzhi's ed
Zhongzhou send purple micro-bucket depth study lecture Wang Tingzhi's ed

by Admin + 0 others

0

序 论 [紫微斗数]在目前依然是一种术数。术数与学数的最大分别,是缺乏有深度的理论。所以同样是推算禄命之术,[产平]的学术性就比[斗数]浓厚了许多。这是由于[子平]在明代经过万育吾尚书的整理,辑成[三命通会]一书行世,数据完备,然后于清代经陈素奄大学士加以理论上的提高,撰成[命理约言],将儒家的[中庸]思想用之于命学,又再注释[滴天体]一书,跟[命理约言]互相发挥,于是[子平]便由术数提高到成为学术。 反观[紫微斗数],虽然有[紫微斗数全书]、[紫微闻微录]等古籍,但由于编辑的工夫做得不好,而且推断之语太过欠缺理论,所以明清两代编篡类书的人,除[道藏]外,根本不将[紫微斗数]收入。[道藏]肯收录斗数,恐怕还是因为相传其发明者为陈希夷,他在道家的名头太大,所以才多少有点[宁滥毋缺]的心理。 笔者起初研究[子平],对[紫微斗数]亦非常之瞧不起.后来发现斗数并不是一种呆板的推算禄命之术,古人一些非常武断的论据,如[女人七杀坐福德宫必为娼婢]、[贪狼居旺宫终身鼠窝]之类,如果考虑到古代的社会文化背景,亦可以找得出这些论断的根源。尤其是研究斗数前身的[十八飞星],更可以看得出这门术数的发展脉络,因此才改变初衷,对这门术数加以研究。 照笔者研究的结果,[紫微斗数]的精华,其实在于统计兴微验。由统计微验,然后得出一些可靠的论断,但却仍缺乏理论基础。 譬如说,太阴本不喜落陷宫,但太阴在卯宫落陷守命,却称为[反背],只要兴辅佐诸曜在[三方四正]会合,则为大富命格。这个论断相当准确,有一位地产商就是这种命局,但为什么称为[反背],为何[反背]见吉则成富命,则从来没有人加以解说。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,可以说是[紫微斗数]的缺憾。 所以笔者会试图建立[紫微斗数]的理论基础,但是在建立过程中却发现,现代社会背景跟古代大不相同,许多论断,需要大量研究数据来加以修改或补充,个人能力有限,建立为艰,所以曾经打算过放弃。然而因缘凑会,笔者在一个很偶然的机会为人用斗数推断一场官司,被惊为神算,于是宣扬出来,以致不得不受友人所托,在他创办的杂志上笔谈斗数,相信建立斗数的理论已经不难,至少亦已具备了初步的条件。 但即然需要集思广益, 又需要大量研究数据,就必须为参加者提供一些必须具备的征验知识,因此笔者才决定将一己所知,撰成篇章以广传播。前撰[中州派紫微斗数讲义],所提供的是尸些实用基础知识, 目的 是使读者能据之对命盘作出较准确的推断。 当然,这亦牵涉到融会贯通的问题,如不能融会,则推断时便难以发现一些细节。至于本篇撰写目的,则是将笔者一己的研究心得,包括实用与理论,和盘托出,希望能使研究者以之作为踏脚石,通过更多资料的分析,发现更多星曜性质,配合现代社会背景,为[紫微斗数]提供一些适合现代的详实推断,同时建立分析的理论。 然而必须注意,[紫微斗数]所能推断的,只是一个人的先天运势趋向,决定一个人的实际遭遇还有[地运]与人运。所谓[地运],关系到社会背景,这一点,个人无法控制。但[人运]则不然。每个人受父母师友的影响, 当临事之时,会有不同的反应,反应引起的后果因而使亦有所不同。所谓[趋吉避凶],其实即是控制一己的反应与决定,务求其后果较为对自己有利。困此后天人事常常可以改变先天运势。 所以研究者必须了解到[紫微斗数]这点局限性,于推断时千万不可完全沉溺于先天运势的显示。而忽略了社会背景与后天人事的主张。曾经有人写信给笔者,提出一点质疑,若说命运可以由后天人事去改变,那么,怎么可以证明命运已经改变呢?譬如说,.用[紫微斗数刁推算出一个人某年有牢狱之灾,于是劝这个人不要做违法的事,.结果做违法的事,结果其人是年平安渡过,但怎样证明他不听劝告,就一定有牢狱之灾呢? 这个问题的确实提出得有深度,特别是对[紫微斗数]一无所知的人,的确容易产生这个疑问。但笔者却可以举出一个例子来证明[趋吉避凶]的事实。 于一九八四年,笔者为一个银行秘书推算,发现她于一九八六年会碰到一组子宫癌病发的星,于是劝她去检查,结果经三次检查才发现有癌细胞初步滋生,立即予以割除。笔者相信,如果她不在八五年初割除,则八六年病发必无疑问,而现在,她则应该可以避过子宫癌病发的凶。 也许,这即是研究[紫微斗数]的积极意义了。希望读者能对此加以体会,则不致导出人生宿命的结论,同时亦知道自己所研究,确能裨益个人及社 会。亦唯有抱着这种态度来研究,才不致使[紫微斗数]永远居于术数的地位。 倘如一定要追究,关于官非、破财等厄运避免的确实例证, 当然难以像疾病避免的信而有微,但当事人恐怕亦不一定觉得无迹象可寻。 笔者甚至有一个理想,企图通过斗数星系的研究,来推断一对夫妻的 [子女宫],在什么年份可以避免诞生弱智的婴孩,或有先天性疾患的子女, 目前正展开这方面的工作,而且已略有眉目,当然希望理想能够实现,相信对社会裨益必大。 一一这种趋势,亦跟官非、破财之类的厄运的避免。 样,很难提出避免成功的证据。但假如从相反处着想,能指出某些厄运组合会影响到父母诞生弱能及有先天性疾患的儿童,而且有征验与统计为证,那么,即使我们提不出来正面证据,证明叫一对夫妇于那一年避孕,结果就避免了弱能儿童的诞生,但亦应该令人信服。 因此目前研究[紫微斗数]的方向,实在应该由统计与征验着手,先行扩大星系组合的性质,然后才去建立斗数的理论。若随便以架空之谈,将斗数的一些术语神秘化,便认为是理论的建立,那便未免流于玄学,忽视了[紫微斗数]本身的特色。 是故研究斗数再无他径,唯一的坦途是发挥集体的力量去做统计与征验的工作,则知自矜[秘传]、[秘本]者为非,亦知将斗数引为玄谈者之非。因此本篇能提供给读者的,决不是[紫微斗数]的极致只是一些曾经征验与统计的数据记录,以及一些很初步的理论,若希望从中发掘[秘传],那则决不是笔者所能提供。

Like It
Add to list
Share
    There is no comment yet for this product